IF IT’S TWISTED, IF IT’S DEMENTED, IF IT’S DISGUSTING THEN IT’S SURE TO BE KAWAII.

 可爱是一种流行病,到处都是它。在我的早餐,在我的指甲上,在我的pro-vegetable commercials (see here).

“可爱”一直都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,它对我的影响由来已久。(在我还是十岁的时候,Hello Kitty就用她的大眼睛来诱惑我,简直是诱拐未成年儿童有木有!)但是看来它要失去控制了。它不再是忸怩作态的小可爱了,对于现在的可爱来说,Hello Kitty已经是家长指引(PG)级别了。

现在的可爱都是奇怪的、严重扭曲的东东。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,但是它真的成为主流了,不是吗?你能见到的每一个原宿女孩都晃着一个心形的装饰,或者挂着一个充满血丝的眼球。它很神经病,也很奇怪,同时也很酷。这也是Kyary Pamyu Pamyu在做的事情吗?她是在用Pon Pon Pon,Fake Eyelashes和Candy打扮着自己?(ONION在哪里?!!)很困惑呢……太早谈论她了,我们还是先来看看暴力熊吧。

 
gloomy is violent
 

暴力熊(Gloomy)已经流行一段时间了,早在我十几岁刚到日本的时候,它就已经存在了。我记得我对它既害怕又困惑,这只小熊的生活就是谋杀他的小主人(有它的血爪作证)。这……真是一种很诡异的可爱。但尽管凶残如暴力熊……它现在也变得超温顺了。

这种扭曲的可爱趋势经常能达到几乎疯狂的程度,但是从未超越界限。即使是Kyary也不敢不敢超越那条线——她的MV那么奇怪,她唱关于眼睫毛啦、甜点啦、不可肢解啦什么乱七八糟的歌——它仍然带着天真无邪的单纯,一直都处于日本所固有的“可爱”的范围内。

唔……所以我开始安静下来认真思考,直到我发现一个新的牌子叫做Teddy Monster……它们的项链、蝴蝶结、手链都非常的特别。以下已经是最平淡的设计了:

teddy monster by kyoya
 
来点带着你的眼球的雪糕?
 

下面给大家看看小泰迪熊和小兔子——它们的血正从体内涌溅出来,大动脉被砍断了连绷带都止不住流血,而眼球则被细长的针给挂了起来。这是另外一种了,但它仍然属于“可爱”。它真的很吸引人……它的雪糕项链是独一无二的。所以我为一份工作买了它(在Be be bee在原宿拉法叶百货(LaForet))。

teddy monster creations
 
 我的免疫力开始下降了,于是我买了这个来自Spinns的iPhone外壳。它是黏糊糊的塑料,撒着一些瞪视的眼球,在中间还有一张闪烁的照片,这是我认为最奇怪也是最可爱的地方,或许它有一点毁全盘的感觉……但是我挖不掉它。
phone case strange iPhone
 
那么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??实际上,今天我在为可爱国际电视(Kawaii TV International)及其嘉宾摄制节目。这位嘉宾看起来就像一个活生生的动漫人物,她有粉红的头发,全身都穿成粉红色,当她承认自己像“akushumi(一个喜欢混乱的东西的人)”的时候,她会一直傻笑。这并没有什么错误……每个人都在笑她。

这是自哥特洛丽塔风格之后最大的流行趋势,还是这么奇怪的风格。不仅如此,它还非常的主流。就拿Kyary Pamyu Pamyu来说吧,她在明星界的快速崛起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粉丝到处都是有木有!对于一个国家来说,能让一些事物经常处于非常保守的层次,是非常吸引人的。原宿流行就是那样;它们停留在原宿。但是现在你已经能够在你的涉谷找到秋叶原,在你的原宿找到涉谷,在你的电视上找到原宿。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有点疯狂!

(派对时间到。)
 
kyary pamyu pamyu
Kyary Pamyu Pamyu
 接下来……
 
I was contacted about from an editor at “an-an” magazine, asking to get my opinion on Tokyo’s “Kawaii Culture” for an upcoming issue. ….an-an!! (an an is like…Cosmopolitan..or People in Japan. As mainstream as you can get!). I was literally jaw open, like…”wha-?” What would an-an want to do with me, and my strange take on personal style? Well, I ended up spilling so much it covered four pages of the magazine (!!!)
An-an杂志的编辑联系我了,他希望我可以为下一期杂志——东京的“可爱文化(Kawaii Culture)”——发表一些看法。An-an啊!!!(An-an就像是……时尚杂志(Cosmopolitan)……或者人在日本(People in Japan)总之你能想象的,要有多主流就有多主流!)我直接O嘴了,下巴半天合不起来……“神马?”An-an想和我谈什么合作呢?是我奇怪的个人风格吗?好吧,反正最后我以足足四页纸抢占版面(!!!)

 来看看这本杂志吧——它今天出街啦。诶,这是什么……KYARY上封面啦!

 
an an cover kyary pamyu pamyu

我没有就此罢休哦……我还把编辑拉到涉谷的ITAZURA和高円寺的Spank!。
ITAZURA是非常独特的一个地方。娃娃头、阳具装饰品、马戏团礼服等等。

 
itazura by wagado
 
itazura tokyo
 

编辑问了我一堆问题,为什么我认为“可爱”会流行,它是什么,以及为什么我喜欢它。最后,我把问题丢回给采访人:“你,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奇怪的可爱会流行吗??为什么你会将奇怪的人比如Kyary放到你的封面呢?为什么你联系我来让我做你的杂志呢??!”

misha janette in an an
an an kawaii tokyo
 答案就非常的……仅仅是个耸肩……
 

但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啊?无论如何,不知道。它很有趣。我要在这里坐下来,挤扁我那超可爱的iPhone外壳并且假装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
kyary pamyu pamyu gif
Kyary says: who givafuq

Tokyo Fashion Diaries by Japan Fashion blogger misha janette | ファッションブロガーのミーシャジャネットの東京ファッションダイアリー